第二天一大清早起来,王新生跟徐幻樱两口子谁都不招识谁,瞅鼻子瞪眼睛,来来回回各忙各的事情。 锅里头没有热乎的馍,王新生从馍盆里面拿了两个椽椽,急急忙忙地装在布袋里,慢悠悠地顺着南头大路朝着南苑上瓮窑去啦,心里头寻思着赶紧离开这叫人烦躁的地方。出了门,他一路上寻思着老婆子说得话,这回头不会真得要离婚,惴惴不安,索性到了窑上一干活便没有了这些闲心思。 见着王新生走啦,徐幻樱这才坐到炕头上停了下来,让她万万没有想到自己老汉这一次竟然来了个硬核(hu),要是自己先服了软那以后还有自己落脚的地没。早晨起来憋着气没有做饭,冰锅冷灶,老二王建军瞅着自己妈这翻情景,亦没有折腾,直接上窑上去啦。屋里人一个一个都走了,父子两个没有一个来问候的,徐幻樱觉得这口气不能咽下去,准备去村里寻王春生去。 虽说王春生是王新生的哥(guo),可从小拉扯兄弟长大,就连自己都是他瞅着寻下的媳妇,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自己的大阿家(ajia),出了这档子事情怎么说也要找个说法去。洗了把脸,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徐幻樱锁了门就朝村里头去啦。老桩子就建业一个人住,见门上上了个锁子她就没进去,直勾勾地进了王春生的家。 一进门,徐幻樱见鲁秋菊在院子里头收拾豆子,她慢悠悠地朝里头走,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整个人跟霜打得茄子一样蔫巴蔫巴的,久久没有吭声,默默地站在鲁秋菊的后面。 “哎吆,我的妈呀?幻樱,你啥时候来的,咋不吭声呀。”鲁秋菊把豆子拨拉好,刚准备起身,眼睛的余光发现有个人影在自己身后面,直愣愣地朝前跑了两步,定身一看是徐幻樱,可没差点把心脏病吓出来。定下神来,她看着徐幻樱,见着不对劲,才问着话。 “嫂子,我刚到,见着你收拾豆子,没想打搅。这不是搬过去有一阵子,倒老想以前我们住在一起的日子,过来看看你跟我哥(guo)。”徐幻樱倒是镇定,淡淡地说着话,脸上的表情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阴沉得很。 “坐木,咋啦?看你这得是有事里,看起来不高兴,有啥难处啦?”鲁秋菊素来老实疙瘩,见着徐幻樱这上自家门来了,一脸的委屈相,估摸着多半遇到事情啦,不由地问着。 “没有啥事,就是过来看看你跟我哥(guo),哥(guo)不在屋里吗?娃娃们也不见啦。”徐幻樱依旧没有正面回应,倒是问起王春生跟娃娃的事情。 “奥,你哥到地里去啦,这几个被拉着去啦,又没有啥活,我就没去。瞧瞧你这娃,你哥(guo)不在屋,你就不敢给我说呀,得是跟新生又为啥吵架啦。”鲁秋菊独个寻思了半天,想不出幻樱这副模样究竟是为了啥,试探着问话。 “没有吵架……我这不是害怕我在不来以后就没有机会来啦,我跟新生要离婚啦,日子没法过下去了。哎,嫂子,我在屋里头没有一点点活头啦。”忽然之间,徐幻樱哭了起来,那叫一个伤心欲绝,呼哧呼哧地说着话。 “对啦些,瞧瞧这委屈的样子,还说跟新生没吵架……离婚这话就远啦,你外屋里头哪个人敢不听你说话,没你活路的话嫂子我不信……幻樱,你说说究竟是咋回事来……”鲁秋菊一听着话,心里头清楚估摸着肯定是啥事情没有顺幻樱的心理,要不然也不会这般生气,追问着。 徐幻樱缓了好长时间,添油加醋地把昨天的事情絮叨了一边,眼泪汪汪的,好像全世界都欠她的。这会子,拉着鲁秋菊的手念叨着:“嫂子,我现在是屋里头的罪人,没有活路了,赶明个我把手续一办,就再也来不成啦。” “办啥手续?胡说啥哩些?两口子过日子好好说话,咋能动不动就提这事情,打住,别说啦……看你这样子,咋,还准备走里。”鲁秋菊听了徐幻樱改良版的故事,那心里头波动着些许不满,着实认可自己的妯娌,安慰着说话,“你就呆到我这边,等新生回来了,叫你哥(guo)说他……” “走,是的,我准备走里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30书院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网站阅读白水河畔草青青最新章节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