鄙人不死 第二百一十一章 绑匪变保镖

小说:鄙人不死 作者:苦海漂木 更新时间:06-12 源网站:零点看书
  我冲了一会儿,等全身肌肉都松弛下来,就把莲蓬头关上,抹了一把脸,这才注意到岳婷伶把换下来的胸罩内裤还有那身黑皮革装都扔在地上。

  “真懒得可以呢”我叹了一下道。

  我穿上长裤和背心,把她的衣裤连同我自己的都塞进旁边的小洗衣机,只有那件染血的内衣,我明天会出去扔掉。

  我也用干毛巾擦着头,打开门出去,不出所料岳婷伶已经躺到床上,看到我出来,道:“我习惯了一个人睡,你睡沙发还是地上随意。我提醒你,要是半夜里敢爬上来,我就捅死…捅到你不能自已!”

  她像机关枪一样说了一大堆,我却只淡淡道:“放心,再说一次,我对母老虎半点兴趣都没有。”

  岳晓含也有耍性子的时候,也有刁蛮的一面,但这个叫岳婷伶的,简直是野蛮,桀骜不驯。

  她又瞪起了眼珠子,我却不管她,忽然觉得穿背心有点冷,于是脱了下来,打开柜子拿出件长袖汗衫准备换上。

  “你的背…怎么这个样子?”她在后面问。

  我的背上当然伤疤遍布,那是岁月的痕迹,也是饱经风霜的记录。我穿上汗衫,道:“我又不是小白脸,皮肤非得光滑得像女人一样。”

  “谁说女人的皮肤就一定光滑?”岳婷伶一下坐了起来,突然背对着我把睡衣卸下。

  这完全是出乎意料的举动,然而更令我吃惊的是她的背,她裸露的背上也布满一条条新旧疤痕,有些是明显的刀伤,有些却像是鞭子抽出来的。

  这么一个年轻的女孩子,成长的过程竟是如此坎坷艰辛,我心里一声叹息,嘴上却道:“男女授受不亲,光着背让我看干嘛?”

  这话封建得可以,岳婷伶“嗤”了一下,把睡衣穿好钻回被子,嘀咕着道:“屁股都看过了,光背算什么…”

  “你听好”我又往身上加了件衣服,“有些事我要告诉你”。

  她却只盯着天花板,也不知在不在听。

  我只管说下去:“从现在开始,你必须装成岳晓含,所以说话要柔和一些,你妹妹性格没你这么硬。”

  岳婷伶瞟了我一眼,但没说什么。我接下去道:“第二,你妹妹会烧菜,我猜你不会。对面那个阿姨姓田,有时会拉我们过去吃饭,如果她要你过去帮忙烧菜,你就说有点失忆忘记怎么烧了。”

  “第三,要是她问起你最近去哪里了,你就说现在不方便讲,以后等合适的时候再说,听见了没有?”

  “知道了,小王。”她干脆翻了个身面孔朝里。

  我瞪了她两秒钟,继续讲下去,虽然很啰嗦可没有办法,这是出于安全考虑,“第四,要控制住自己的脾气,你妹妹不会动不动就发火。”

  “第五,那个田阿姨有个女儿叫晓瑛,如果来的话你要…”

  话到这里戛然而止,因为岳婷伶的呼噜声已经传了出来。

  我看着她半晌,默默叹了口气,揉了揉自己的鼻子,这种女孩子显然是控制不了的。

  脖子和左后肩还有点隐隐作痛但已无大碍,倒是她手臂上还带着伤,什么药都没敷,就这样睡着了,对这样的人我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我只好走到桌旁,把几个装食物的袋子都放进冰箱,然后拿出冰袋敷在头后,脑子里太乱了,我必须清醒清醒。

  等稍微清醒一些了,我就开始做一件事。

  虽然不是枪械专家,但自己好歹参军打过仗,拆把手枪还是会的。

  结果不出我所料,这把左轮枪虽有击锤,枪膛里却没有撞针,大概率开不了火,也就是说即使邓云落那时候扣动扳机,子弹也射不出来。

  我当然清楚不是所有的左轮枪都有撞针,但这把应该是有的,否则无法解释我用它的时候哑火。

  我慢慢把枪放到桌上,邓云落是个杀手,一个杀手怎么可能带把无法射击的枪在身上?

  撞针明显是被什么人在邓云落没有察觉的情况下偷偷卸掉了,我大脑推断着,似乎渐渐明白了事情的原委。

  岳腾隆为了救女儿不惜把真相告诉邓云落,并假意和他共谋,商量好邓被假绑,等我出现在面前时向我开枪,所以岳腾隆才能在短短一天里就把人弄回开阳。

  但他却想借我的手干掉邓云落,算是间接为自己死去的女儿报仇,所以悄悄让人拆掉邓云落枪的撞针,而且把交换时间提前,就是为了让我有所警觉。

  可他却没想到邓云落其实是带着总部,或者更精确一点,带着那个金先生的指令来的,计划借这次的事除掉岳氏父女和他们的党羽。

  所以整件事才会这样跌宕离奇,岳腾隆也是到半途才反应过来,而我则阴差阳错由他女儿的绑匪变成了保镖。

  这些当然只是我的判断,也许就是那样也许还有别的更复杂的内幕。

  金先生和岳腾隆之间到底有什么问题我不知道,但我清楚他一定会全力追杀后者,而岳婷伶现在无疑也是主要目标,他们甚至很可能要绑架岳婷伶逼那个独眼龙就范。

  而我,现在已经处于这个漩涡的中心,和一颗定时炸弹绑在一起。

  可我不在乎,长生会的内斗与我无关,但我名单上的人,郭医生、K、Q,不管他们站在这次内讧的哪边,只要一经查实他们和岳晓含的死有关,我都要把这些畜生送进地狱!

  还有池田慧子,如果证实她也牵涉其中,我会毫不犹豫把她那细白柔嫩的脖子拗断。

  现在还不到十点,也许累过了头,刚才还很疲乏,现在睡意却竟然开始慢慢减退。

  其实这对我根本无所谓,自己对睡觉与否向来保持顺其自然的态度,既然不想睡,索性拿出小笔记本,开始记录最近发生的一系列事件。

  说来也怪,自上次回忆起项大洪唐凯的事后,我的记忆系统好像被重新激活了一样,处于近年来最好的状态,以往经常失忆的症状几乎都不见了。

  我自己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只希望这是枯树逢春,而别是回光返照。

  格洛克17只打掉一颗子弹,还有九颗可用,如果能从黑市里配到撞针,左轮枪里还有几颗子弹,也就是说我这个非法持枪犯现在手里有两把枪十几颗子弹,这些弹头,一定会射进那些害死岳晓含的人的身体。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30书院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网站阅读鄙人不死最新章节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