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祚高门 1224 灞水血流

小说:汉祚高门 作者:衣冠正伦 更新时间:01-21 源网站:80txt
   五月中,作为三辅精华所在的灞上原野却并无多少水草丰美的盛态,给人最大的感受便是嘈杂、喧闹,人潮如织、比肩接踵,视野所及,几无闲土。

  尽管人烟如此稠密,却与繁华没有半点关系,而是混乱到了极点。各种纷争、私斗几乎没有穷尽,每时每刻、到处都在上演着一幕幕恃强凌弱、以众凌寡的混乱恶事。

  霸水自南向北,将这一片陂塬切割成为两个部分,西面便是混乱不堪的灞上原野,东面一水之外则就是晋军中路大军营盘所在。

  杜洪在近千名精卒的拱卫下行出灞上原野,隔水望向敌阵营盘,眸中则充满了忧色。自晋军前锋游骑出现在灞上边缘至今二十多天的时间里,他也并非完全的坐困愁城等待晋军攻来,还是在周边设置了几道防线组织反击,阻挠晋军的行进。

  然而这几次反击,非但没有收到什么成效,反而更加暴露出他对军队的控制力之虚弱。有的军队甚至前脚渡过灞水,后脚便在对岸一哄而散,完全不愿远出迎敌。

  唯一聊可安慰的便是,那些军卒们即便哗变,也并不逃出太远,野中游荡一段时间后,往往便又跟随各方流民返回灞上。

  晋军攻势太凶猛,前路数千骑兵游荡于灞、浐之间,凡郊野游卒多为逐杀,将长安周遭生民锁困于灞上原野。中路攻坚拔寨,多少耸立乡野数十年之久的坞壁都被无情轰开,乡民们无处躲避,只能蜂拥逃入灞上。

  如今灞上原野,生民以倍数激增,甚至就连杜洪眼望此态都大为吃惊,竟不知乡野之众还有这么多的生民存活。

  可是人数的激增却并没有给杜洪带来实力的增长,反而他此前所经营的灞上防线在经过连番冲击后,早已经是支离破碎、荡然无存。

  晋军攻势之迅猛酷烈,远远超乎这些京兆豪强们的想象。原本在他们看来,杜洪占据长安,又有伪造愍帝遗诏的劣迹,无论如何都应该被排在被进攻的第一目标。在攻克长安之前,晋军应该无暇过多关注周遭郊野。他们只要各自安守乡境之内,便可避开首当其冲的凶险境地。

  可事实证明他们还是小觑了晋军的战斗力,或许对方真的是将杜洪作为首要讨伐的目标,可是收拾他们也根本无需浪费太多的精力和时间。那威力惊人的强大石炮陈设于坞壁之外,一轮猛轰下去鲜有坞壁还能保持完好!

  没有了坞壁的保护,那些乡户们更加没有胆量在全无遮蔽的郊野中迎战晋军王师,有的干脆投降,有的则溃散于郊野,向灞上靠拢而来。

  特别是晋军主力行军路线上的蓝田、新丰、霸陵等各县,乡豪们损失可谓惨重,坞壁能得幸存者不过十之二三,还是因为见机得早而先一步顺义投降,至于剩下作顽抗姿态那些,则俱都被石炮轰开。

  这些乡豪们一路逃窜来到灞上,却并不接受杜洪的管束,各自纠集其部曲乡徒,于坡塬上抢占分割区域、暂作立足,令得原本还存几分秩序的灞上陂塬一时间混乱到了极点。

  杜洪在此立足未久,便有人发现了他的踪迹,很快便有乡豪率领麾下健卒向此处行来,远远便叫嚷道:“晋军暴虐摧残乡土,将军拥众数万,竟然不敢远出迎战、拯救乡亲……”

  听到此一类的斥责声,杜洪恨得牙根发痒,若非担心引起塬上动乱从而给晋军发动进攻的机会,他真恨不得将其人力斩于此!

  杜洪踪迹泄露后,也在周遭引起不小的混乱,多有乡豪冲向此处,有的人则斥骂他胆怯不敢迎战,有的则要求他给自家挑选一片好的休养地,有的则向他讨要此前所援助的资货等物。

  为了避免引起更大的骚乱,杜洪只能在身边护从们保护之下,沿着灞水向北而行,一直抵达灞桥附近,周遭的喧哗声才渐渐停止。

  灞桥守将乃是杜洪的心腹名为张世,见主将至此便上前汇报军情:“我部奉命于渭上围堰截流,积淤泛滥,水道难行,可将晋军暂阻骊山之东……”

  听到部将的汇报,杜洪脸色才总算有些许舒展,这算是近来一个难得的好消息。晋人水军强盛,威名早传于外,一旦沿渭水长驱直入于境中,情况将会变得更加恶劣。

  可是这一点好消息,却还不足以扭转整体的劣势。尤其此前灞上诸多乱象更让杜洪没有了坚守此境的信心,那些逃难的乡众们若能听从他的号令反戈迎战,他还有信心在灞上与晋军进行一场决战,可这是不可能的,一旦妄起战端,那些乡徒们第一反应肯定是继续向后逃窜,冲垮他的营舍布局。

  “人心涣散,士气糜烂,长安此境已不可守,唯今之计只能痛作割舍,收我可用之卒,保我有用之身,先离险境,之后再择良机反攻……”

  面对自己的心腹战将,杜洪也不再隐瞒他的真实想法。灞上那几十万生民对于他而言就是一个沉重到难以负担的重任,他若还留在此地,最终结果只能是揽在一起等死。但若其众而逃,这几十万惶恐之众足以拖延后路追兵,让他有机会逃出生天。

  但就算是逃,也不能简单的拍屁股走人,毕竟他此前与乡众们还有约定,若真轻易背约必被乡徒衔恨于心,一旦塬上那些乡徒们投降于晋军,稍得整编之后便会转为追杀他的急先锋。所以在逃亡前,他还要再作一些准备。

  返回石积城大本营后,杜洪便派人前往灞上原野邀请各家落难乡宗首领,共同商议该要如何迎战抵抗对面的晋军王师的进攻。

  那些乡宗首领们收到讯息后也都各自小作权衡,他们虽然各自落难、乡资被夺,但人丁乡势却还未失,不是没有会被杜洪趁机兼并的担心,可是目下单凭他们自己的力量,也委实看不到挫败晋军、夺回家业的希望,还是需要一个人站出来整个乡人势力。

  所以除了少部分人之外,绝大多数乡宗首领们还是应约而来,一时间单单各家嫡系部曲便有两三千人众集结于石积城外。

  杜洪并没有因为这些乡豪落难便作小觑,仍是礼数周全,亲自前往出迎,待到众人齐聚于此后便叹声道:“实在想不到,晋军诈以王师为名攻我乡境,暴虐之处尤甚匈奴、羯胡!大军过处,乡情崩毁,竟无一二完好……”

  众人听到这话,一时间也是激愤不已,他们新历丧家之痛,对晋军惊惧之余更充满了切齿的痛恨。言及痛处,更不乏人已是忍不住的涕泪横流。

  “乡仇深厚,不可忍耐,今日我召集诸位至此,正为唤醒我关中儿郎烈气,与敌死战于灞上原野!”

  杜洪振臂怒吼,继而帐下亲信便搬抬来大量的箱笼摆在堂下,他上前一步将那些箱笼打开,内中装满了珠玉珍器,一时间令得满堂生辉:“此中诸多金玉重货,既有我多年私囊积蓄,也不乏近来乡亲资助,但乡土都将无存,重货又有何惜。今日毕陈于此,犒赏将士。诸位可有胆量与我同往灞上掠阵督战?”

  听到杜洪如此慷慨表态,众人一时间也是激动不已。于是一众人叫嚣着行向灞上原野,所携带除了这些珠玉珍货之外,另有大量的丝帛、皮毛等物,甚至还有众多柔弱妇人也与这些财货聚集于一处,并作犒赏之物。

  很快,杜洪麾下将士便与那些豪强家奴们在拥挤不堪的灞上开辟出一片空地,将大量金银财货、娇美妇人聚拢在此。杜洪又登上一座坞壁墙头,大声宣告军令,言是凡有亡命之徒敢于过河进攻,只要能够带回一个敌军首级,场中财货、美色俱都予求予取。

  人之大欲,财色而已,如此赤裸裸的诱惑,很快便在塬上引起了轩然大波,民众们俱都爆发出极大的热情,若非那周边还有大量军士包围保护,只怕已经要按捺不住上前哄抢。

  随着杜洪军令传往各方,塬上不乏壮力已经开始自发的组织起来,冲向灞水近畔,将浮板抛入水流中,闹哄哄的往对面冲杀而去。

  晋军方面也很快做出了反应,先是千余骑兵飞驰而出,沿河飞射,大量泅渡卒众溺死于途,不得登岸,尸体或漂或沉,渐渐地就连河道都拥堵起来。

  对面许多冲在前方的卒众们,眼见如此血腥残忍画面,心中也渐渐滋生悔意,可是这会儿他们却已经身不由己,后方大量受财帛鼓动之人嚎叫着向此冲来,前方许多人收势不及直接落水。

  到最后,这一段灞水河流甚至被人尸、器杖所填平,这让后方人众冲杀之途更加明显,也有越来越多的人登上对岸,有了稳定的落脚点,继而便向晋军大营发起了冲击。

  然而这群人仅凭一腔血勇,全无章法的冲杀,又怎么能冲垮晋军扎实稳固的营盘,唯一的结果只是尸体横陈,铺设于这一片原野中,死伤不计其数。

  “晋军锐气难当,乡土之祸,实非战之罪!其卒众杀人盈野,丝毫无恤我乡徒性命!我纵然有心决战于此,但众位也见,这只是耗费生民性命的徒劳之举。纵然心痛不忍,但为了保全一二乡土元气,我也要请众位随我转退别处,暂避锋芒,来日总有机会报此大仇!”

  杜洪手指着灞水附近那血腥战场,一脸沉痛道。他不惜以此数千人命营造一个血腥杀戮的画面,就是为了瓦解这些乡徒们顽守于此的心志,受其裹挟遁逃于外。只要有这些乡望加身的乡豪们在他掌握之中,来日他还有集众复起的可能。

  相反的,他若真的孤身远遁,将这些乡豪们留在此境接受晋人管理,这些人为了洗刷嫌疑、邀功取宠,必然要对他穷追不舍、痛下杀手!

  当然除此之外,他也不乏奢望或许真能凭此激励、以浩大人势冲垮对面晋军营盘,若真发生那种情况,自然是皆大欢喜。但很明显眼前的事实告诉他,他这一想法纯粹就是多余,晋军之强远不是这些只凭血勇的乌合之众能够匹敌的。

  那些乡豪们这会儿一个个神态也都是变幻莫测,他们还来不及做出什么决断,坞壁外已经有乡徒开始冲开那些财货外的守卫哄抢起来,眼见大乱将要波及四方。

  这会儿杜洪更不给他们太多考虑的时间,直接下令让身边精锐半胁迫、半保护的包围起来,冲出坞壁,脱离灞上,直往后方长安而去。

  虽然他心里也深痛于灞上这几十万人丁,今次割舍往后余生只怕都没有机会再坐拥这么多的人丁役力。

  但可惜的是他实力不足,强要鲸吞海补只会撑爆自己,晋军所以如此毫无顾忌的驱赶生民西进,所看准的自然也是这一点。否则晋军前锋精骑很早之前便抵达灞上,若真要严密封锁,那些丧家之犬们怎么可能畅通无阻的抵达灞上。

  不独灞上这些生民他带不走,甚至就连长安他本有的治民都需要放弃掉。要知道那一路晋军游骑早数日前便已经脱离了他的监控,不知已经游荡到了哪里,或许今次自己弃城而逃也在晋军谋算之内,如此一来逃亡途中他很有可能就会遭遇这一路晋军的袭击,想要真的逃出生天,免不了还有一番苦战。

  不过他也并非没有布置,早前远结羌人姚弋仲,便不乏营建退路的用意。老羌虽然也不可信,但归乡情切,与晋军冲撞在所难免。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30书院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网站阅读汉祚高门最新章节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