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祚高门 0524 凛冬新芽

小说:汉祚高门 作者:衣冠正伦 更新时间:09-21 源网站:80txt
  台城作为中枢重地,一般都是维持宵禁的,但也有特殊的情况,比如重大的庆典,又或高位台辅偶尔发起的集会。

  沈哲子自然谈不上高位,但是人缘却好。随着各个官署陆续结束了一天的公务,然后便有人陆续到达东曹官署。

  早先已经在台阁见过一面的纪友等人又联袂而来,待见到沈哲子这官署的气派之初,各自脸上都荡漾着怪异表情。

  “我倒是向来都知,维周你行止何处都与众不同。可是在台中都能得如此良厩,是否过于夸张了一些!”

  纪友里里外外绕行一周,言谈之间不乏羡慕,他在台中为官也有不短的时间,哪怕是月初已经迁入新的官署,可是所居之处仍然不免逼仄,跟沈哲子这里简直就不能比较。

  “是啊,驸马起居任用都得良善,实在是让人羡慕不已。”

  另一个感慨有加的则是谢尚,相对于纪友,无疑他更加有感慨的资格。因为他如今的官职乃是西曹属,东西两曹向来都是公府之下平行构架的两个部门,只是一者对外,一者对内而已。

  然而谢尚所在的西曹官署却没有这么好运气,位于台城偏东的位置,几乎已经靠近通苑,甚至于排期修葺都没有轮到他们。如今都还住在门廊破败,梁檐摇摇欲坠的旧官署中。

  谢尚身为西曹的二把手,也曾经屡次向长史乃至于台内有司请求,要把他们的办公环境和起居环境重视起来。然而长史主要的服务对象乃是太保,对于下面的诉求不免有些懈怠。而有司则更有诸多推诿,只是言道新署实在匮乏,让他们体谅难处。

  西曹主管公府内的官员升迁,本来也是一个权重部门,但是因为只是面向公府内部,在整个台内不免就乏甚影响。但就算是职务权势上不能与东曹相比,如此悬殊的待遇差距也实在足够让人唏嘘。

  沈哲子听到他们这感慨,不免哈哈一笑。原本他还觉得这官署虽然也不错,但也只是堪居,但看到纪友、谢尚他们满脸的羡慕嫉妒,优越感便油然而生。可见人生际遇也从来没有什么好坏标准,高低如何都是对比出来。

  张鉴作为沈哲子的副手,忙里忙外可谓尽责,对每一个访客都是笑脸相迎,根本不用沈哲子再去分神应酬。那应答得体的模样,丝毫看不出中朝旧姓旺宗的傲慢以及清职出身对于人事应酬的生疏。

  天色越来越晚了,到场的官员也越来越多,原本尚算宽敞的官署也渐渐变得有些逼仄起来。毕竟所谓的宽敞也只是相对而言,根本不足以与外间动辄占地数顷乃至十数顷的大庄园相比。到场将近百十人,已经给人以无处安置的拥挤感。

  张鉴虽然也是在忙碌的奔走安置,但条件所限,他也变不出更大的空间来,眼见官署外还有人陆续到场,脸上也渐渐流露出苦色,不免暗叹对于驸马在台中的号召力还是小觑了。

  过不多久,又有一个披着狐裘的年轻人在仆役引领下到场,张鉴连忙迎上去,走进去才认出来乃是王胡之,他一面吩咐人去通知驸马,一面又快步迎了上去:“门庭局促,实在是唐突贵客。王掾请稍待,驸马即刻便来相迎。”

  王胡之站在门口并不急着进去,看到庭中有些喧哗的场面,脸上颇有几分不自然的神情,看到张鉴忙碌的额头汗水隐现,便笑语道:“明昭兄原本也是清任,却要勉为其难的担当起庶务,也实在有劳你了。太保也曾言道,东曹废后新创,也正需要明昭兄这样的清志高才、旧勋故人担当,才能让事情尽快上了轨道。明昭兄也是能任者多劳,明昭兄也要有所体谅啊。”

  张鉴听到这话后,脸上的笑容微微一滞,继而便又笑语道:“修龄此誉,倒让我受宠若惊。东曹如今复营,太保以驸马主任,也算是量才用人。我也是食禄任事,哪敢自夸多劳。”

  正说话间,沈哲子已经从后方匆匆行来,远远便对王胡之拱手道:“修龄兄能够漏夜来此共聚,于我真是荣幸。”

  王胡之本因张鉴的话而有几分尴尬,听到沈哲子的话后,便将视线转过去,强笑着说道:“倒要让驸马失望了,我眼下也是事务在身,分身无暇,不能长留,只能在这里浅贺驸马登用。还有一桩事便是太保有言,台内多故识旧知,驸马方新履任,倒也不必急于事务,与同僚应接得宜,通声通息,以后做起事来也更广得援助,更加从容。署内若是布置不开,不妨移至府内小松阁,这几日那里都为驸马备用。”

  王胡之说完这些后,便礼貌的告辞离开。沈哲子则站在官署门口,似笑非笑的望着王胡之背影渐渐消失在夜幕中。

  “驸马,宾客确是太多,署内已不堪用,是否要另作布置?”

  张鉴站在一边请示道。

  沈哲子闻言后便点点头,说道:“既然太保已经有了指示,那就通知庭中诸君移步往小松阁去。”

  张鉴听到这话便转头去安排布置,继而旁边又有一人凑过来,将王胡之刚才与张鉴的对答复述了一遍。沈哲子闻言后便是一乐,王胡之这么说分明是在挑拨张鉴要与自己在署内争权,而张鉴的应答却是不乏理智。

  由这一点倒也并不足以说王胡之妄动小人肝肠,但却能给人一个清晰的印象,那就是王家的二代们真的是不行了。既没有太保那样总揽全局、兼容并包的手腕和胸怀,也不具备早年王敦无可匹敌的军事力量,已经渐渐有把握不住局势发展脉络的趋势。

  当然,这样并不足以让王家顷刻间由高门序列中跌落下来,但若还想再像南渡的第一代那样稳稳站在时局的中央是不可能了。而历史也证明了,即便是没有沈哲子的参与,他们也终将被后继而起者给边缘化。

  沈哲子倒不怎么介意王胡之给自己属下上眼药,眼下时间是确凿无疑站在自己这一边的,他哪怕不再做什么事情,只要安心等着王导去世,自己则逐步上位,未来等到他执掌中枢时,王家已经不足为患。

  这样的节奏虽然稳定,但对沈哲子来说却是太缓慢,区区一条大江并不足以完全阻隔南北,让江东成为什么与世隔绝的桃源,想要真正在这个时代蹈浪弄潮,那就必须要奋勇进取。江东一来是地域所限,二来是底蕴不足,这个时代的重心仍然是中原的局势变化。

  所以,明知道眼下局面已经大好,但沈哲子并不满足于此,他需要在中原局势大变之前的这几年里,争取到一个更加有利的位置,那样才能更有底气的加入到中原鼎业的角逐中。

  过不多久,东曹官署内一众宾客们又都行出来,转场去往不远处的太保官署内用来会客的小松阁。台辅高官们在台中也各自都有专门用来会客的场所,这个小松阁名字里虽然带个小,但是规模甚至比沈哲子那个东曹官署还要大得多。

  台城内空间位置的分配比例,倒是与政治环境相当吻合。台辅高官们数量虽然少,但是却占据了整个台城将近一半的空间,同样其权威也是这些下级官员们极难挑衅的。

  沈哲子这一场入职宴会动静不小,甚至护军府专门派宿卫开辟了几条专用的通道,以供宾客往来。

  随着后续又陆续有宾客到达,最终宴会到场宾客有两百多人,几乎占了将近一半的台臣名额。这么多人到场,倒也并非完全都是趋炎附势,有的确确实实是在未来职事公务方面有来往交涉。正如王导所言,人情上如果能够保持融洽,那么政事上也会便利得多,最起码能够避免许多无谓的掣肘制约。

  抛开沈哲子本身的身份名望不提,他这个东曹掾的职事范围虽然只是人事方面,但却是面对内外两千石的大员,所以牵涉面也是极大,影响力绝不算小。到场这些宾客除了年轻人之外,许多九卿高官虽然没有亲至,但也都派人来打个招呼。

  以往没有东曹掾还倒罢了,可是现在既然有了,而且主官还不是一个弱势之人,所以那些两千石的大员们未来若想动上一动,便不能忽略东曹掾这里所起到的作用。

  王导居然肯将沈哲子安排在这个位置上,也足以看出其胸襟并非狭窄之人。这样一个职位,以往是不可能授予人作为起家官,但是沈哲子旧勋实在太高了,哪怕许多为官多年的高位者都难相提并论,所以起家如何也实在不好循例安排,只能拔格举用。

  不过这倒也并不足以让沈哲子对王导感恩戴德,毕竟如今时局早已经不同于往日,王家早非一家独大、公器私授,不可能堵住他所有的路。

  这一场宴会,因为参加者都是台臣,所以话题也不会只局限于风花雪月。所以,在席上沈哲子也将太常、光禄、吏部等日后在政务上许多接触的部门官员们认了个遍,日后便要常来常往的打交道。

  毕竟是在台城重地,宴会气氛虽然不错,但也不好通宵达旦的庆贺,那样也实在太过目无官长了。所以,在到了亥时的时候,众人便陆续的告辞。

  沈哲子虽然只是浅饮,但因为乃是宴会的主角,到最后也是有些不胜酒力,礼送宾客的事情只能交给张鉴等属官去做,他自己则先回了官署休息下来。

  虽然已经进了台城正式上任,但沈哲子还是有几天的缓冲期。第二天清晨起床,换上了有司送来的簇新官袍,先往太保官署去聆听教诲,顺便拜会各位官长。

  当沈哲子到达的时候,太保府一众属官们大半都已经到场,这倒让他有些尴尬,入职的第一天便迟到了,于是在入房后便先对列座于上首的长史梅陶作揖道:“职下方新履职,一时孟浪未敛,逾规之处,敬候长史问责。”

  梅陶作为公府大管家,虽然没有到场也没有派人去恭贺,但自然也知道公府里来了这么一个新贵。他闻言后,神态倒也平静,只是对沈哲子说道:“我等公府属员,通常要在卯时正至府以备问询。沈掾倒也没有来晚,毋须自责,且先入座吧。太保若有询问,稍后自会传见,若是没有,辰时后便可各归所署。”

  沈哲子再谢过之后,然后才转行向末席空位,只是还未及坐定,便听上首有一人言道:“沈掾新进入台,已是一护而百应,台内久来无此喧哗,眼下逐末而坐,倒是让我等上席者惶恐有加。”

  听到这略有暗讥之语,沈哲子循声望去,便看到一个中年长髯之人正面浮讥诮的望着自己,略一思忖才想起来此人名为殷融,乃是殷浩的叔父。

  沈哲子倒不知其恶意因何而起,闻言后只是笑一声,说道:“岁丰加餐,天寒制衣,这也都是人世至理。旧浪未衰,后浪已起,逐行于末,幸居于前。殷君或是意求安静,又何须怨于世情,若真惶恐,何妨避席。”

  殷融听到沈哲子这么说,脸色已是微微一变,继而便冷哼道:“新芽发于凛冬,细浪起于渊底,或有一时新趣,长力与否,还须眼量。”

  沈哲子新进入仕,倒也没必要与人针锋相对,闻言后只是笑了笑,不再多说什么,顺势坐在了谢尚旁边的空位上。

  望着谢尚递过来的安慰眼神,只是微笑着探出手指按在面前案几上划了一个叉,他倒不知自己因何得罪了殷融,但却明白这老小子得罪了自己,只要自己在位一天,这老小子就别想在自己手里脱出公府混到两千石!

  他虽然不能直接阻挠对方仕途,但只要有什么两千石的备选,总能给其找出几个更强力的竞争者,给其强开一个地狱模式。从今以后,他就是这个老小子的凛冬和深渊!

  上任第一天,实在比较枯燥。在太保府等了大半个时辰,沈哲子才见到王导,也没有谈论什么公务,王导只是给了他一份手令,让他持此去拜会各宫寺主官,继续混个人面,顺便去将吏部存录的各级官员的名籍、阀阅抄录一份,留作日后办公选士的参考。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30书院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网站阅读汉祚高门最新章节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