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祚高门 0752 战机来临

小说:汉祚高门 作者:衣冠正伦 更新时间:09-21 源网站:80txt
  时入八月,淮南军再次摆出了一副大动干戈的阵势,原本在淮上游弋的水军开始集结于颖口,甚至包括后路淝水、芍陂、乃至于巢湖等地的舟船都调集入淮。

  一时间淮上舟船密集,大大小小、各类用途的船只可谓应有尽有,足足三百余艘,单单配备的船夫便将近两万人众。如果不是淮水决口,颖口附近河道大大扩张,这么多舟船聚集淮上,连调向航行都有不便,更谈不上灵活作战。毕竟淮水再怎么暴涨,终究跟大江还是有差距的。

  诸多舟船汇集,其中完全用于作战的战船不过只占了三分之一,剩下的则是完全用于载运,并不具备作战能力的船只。至于投入的兵众,则有一万五千余人。此前颖口一战,淮南军损伤便是巨大,随着徐州军部分撤离盱眙,还要分兵防守于涡口。如果不是合肥、梁郡后继入援万余兵力防守于沿淮各处,单凭淮南军自己,根本不足以发动如此大规模的军事行动。

  即便有着后路的增援,淮南军发动如此大规模的水军,沿淮诸多戍堡兵力也是抽调到了一个相当危险的境地,不过稍具示警之能,一旦石虎大军再次南来,并不具备阻敌之力。

  淮南军水军强大,绝非说说而已。单单战船等重要的军械,便是琳琅满目,效用齐全。

  在这百余艘战船中,其中小型战船艨艟、赤马、走舸等占了一多半。

  这当中,艨艟小船乃是最为灵活,船置棹夫橹力十人左右,载兵在二三十人之间,进退便捷,最适合在复杂水况战场中使用,除了船上的兵众之外,船首还包裹铁甲锐刺,一旦疾驰于水面,可以直接用来撞破敌军舟船,破坏力之大远非弓弩可比。

  赤马船身狭长,吃水极浅,内中空间不算太大,因而载众也不会太多,直接的水战中能够发挥出的作用不大,但最适合用来深入敌阵,刺探军情。来去如风,难以阻截。

  走舸乃是小型船只的一个统称,乃是斗舰等中型战船的一个补充,往往拖挂于大船之后,一旦大船遭遇阻滞拦截,进退受到阻挠的时候,兵众便就分散转移到走舸,用于分击或是撤离。

  除了这些载兵不足百数的小型船只,载兵在三百到五百之间的斗舰、飞龙之类中型船只也有二十余艘。这一类战船才是水战主力,本身船体便是利器,前后俱置锐木硬桩,一则用以撞击,二则用以隔开或会遭遇的火攻或是接舷未战。

  为了保持足够的机动性,加上维持战斗力,这一类船只通常不会满载兵员,还要装载许多用于水战的器械。一艘斗舰往往载兵两百余人,虽然多置风帆,但因为风向每多变化,在气候多变的季节真正能借风力其实不大,所以主要还是以人力来操控船只进退,棹夫之类还要配备少则三四十,多则近百。所携带的械用,除了寻常的弓弩远程打击之外,还有钩拒、挂刺、排栅竹枪等等,用来破坏对方船只,清剿收割落水敌众的军械。

  在这些中型斗舰当中,其中有几艘比较特殊的动力不以桨橹为主,而是船身侧挂轮楫,依靠脚力踩踏来获取行船动力的车船。

  这几艘车船,乃是沈哲子吴中乡土打造,此前沈哲子居乡时便有此类想法并召集工匠试造,至今才建成几艘,经由濡须口一线水路抵达淮境,今次还是第一次正式的下水作战。

  其实以脚踏作为动力源在如今的江东民间已经略有出现,相对于桨橹之类的动力,脚踏转轮虽然构架要复杂一些,但是对于动力转化要更加有效率。但是类似的技术还非常简陋草率,多用于民船、货船,而且也只是辅助,并非主要动力方式。至于战船军事,对于技术要求更高,一旦战斗中出现纰漏,整船战卒都要遭受灭顶之灾。

  但是车船技术如果投用到军事上,意义并不仅仅只是提供了另一种舟船动力方式而已,更加有效的动能转化,加强了舟船机动性之余,同时也节省了一部分运力。而这一部分运力,除了可以承载更多战兵,还可以用来装载一些大型的水战利器,比如能够直接摧毁敌方战船的拍竿、投石器之类,能够让战船单位战斗力得以极大提升。

  沈家工匠们耗费数年之功,中间浪费了大量财货,总算在当下的技术条件下,将这一船行技术打磨成熟,造成了可用的轮楫战船。不过在水战中真正能够发挥多少效用,还要实战之后才会知晓。

  除了淮南军本身所具有的舟船之外,徐州郗鉴出于愧疚补偿,也支援了淮南军一些舟船,其中便包括两艘巨无霸的楼船。

  这两艘楼船,一者名为连舫,乃是中朝筹划灭吴时,王濬在蜀中所建造的大楼船,船方一百二十步,将近两百米,号称自古未有。其实也没有那么夸张,沈哲子亲见不过百米有余,又或许徐州军送他的这一艘并非最大规格,但在当下而言也是当之无愧的庞然大物。灭吴之后,这么大的战船便也没了用武之地,不乏被遗弃在沿江各镇。沈哲子也不知这一艘是中朝残留,还是徐州军又比照打造。

  另一艘楼船,名为长安,则就不是继承自中朝,而是早年吴大帝孙权督造的船式。楼船叠建五重,如果载满兵额,一艘船便可载运三千兵众!

  除了这些战船以外,还有一些桥船、戈船等用途特殊的船只。桥船船身极长,主要不是用来作战,而是在水道狭窄处横船搭建临时浮桥通道,船横水道,铁索勾连两端连接岸上,浮板串联,有效的覆盖距离宽达二十余丈。可以说只要不是大江、淮水这样主要的水流干道,一般的支流浅滩都能以浮桥快速通过。

  南船北骑,这是天然之南北所限,大凡南北对峙,南人或是进取不足,但如果要据地以守,也绝非什么样的对手都能长驱直入。所以就算石虎在颖口并没有因为轻敌致使大败,想要在淮上突破淮南水军的拦截,也是极为困难的。羯奴纵使一时势大,但实在底蕴太浅,哪怕所聚甲士再多,想要层层突破河网密集的淮中乃至于直破江东,仍是力有未逮。但成功总是使人盲目,不独石勒、石虎如此,后来豪言投鞭断流的苻坚何尝不是如此。

  淮南军如此大规模的动作,并非一两日能够完成,也很难完全隐瞒。

  当舟船尚在调集的时候,淮北已经又出现小股的羯胡游骑斥候远远窥望。淮南军也是由之刺探军情,并不派人驱赶。于是关于淮南军的一系列举动,很快便汇报给了仍然逗留在谯城外的石虎。

  “南贼如此大集舟船,这是意欲何为?”

  石虎在接到信报之后,心弦顿时绷紧,一方面吩咐加紧刺探,一方面则思忖南贼沈维周兵锋所指何处:“莫非那貉奴是打算主动出击,要远击我军陈郡大营?”

  老实说,沈哲子如果真的北上颖水进攻陈郡等地,石虎非但不担心,反而正中下怀。诚然淮南水军势大,但是限制也大,一旦脱离了淮水这种宽阔水道,战斗力便要大打折扣。

  虽然眼下羯胡大军仍是丧气之众,不足为用。但是如果淮南水军大肆北上颖水,颖水上游不乏浅滩湾流,届时断流阻其退路,将其大军困杀于颍上,也根本就不需要大军出动,他自己的嫡系义从便能完成这个任务。

  哪怕是早前惶恐新败,石虎都还暗伏兵众于颖水近畔,准备伏击淮南军的远袭。眼下各部虽然离心仍重,但态势较之新败之初还是略有好转。

  此前那些远部众将并诸胡渠帅们,不乏引兵自固,虽然表面上还在奉命,但其实石虎根本指挥不动,若是一味强硬干涉压制,不独徒惹尴尬,更有可能激发兵变。

  为了扭转这种局面,石虎也是恩威并施,先牢牢控制住设在陈郡的辎重大营,防守诸多退路津要,保证这些兵众不能一哄而散。接下来又以清扫地方为名,准许那些杂胡们扫荡乡野,所掳尽归其军,以豫南这些晋人身家性命来壮养已经跌至谷底的军心士气。甚至就连彭城、沛国等地都不能幸免,除了壮养军心以外,石虎也是以此来为他那几个在青州活动的儿子们壮势。

  但即便如此,军心士气也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挽回好转。那些胡酋们热衷于掳掠,但当石虎下令集众商议下一步该要如何军事时,要么推辞不来,来了也是闷声无语,根本就不足用。

  此前涡口方面,徐州军的撤出以及淮南军的调防,石虎也都有所感受,甚至还去信给淮阴的石堪,希望彼此合军拿下涡口,可是徐州那里却迟迟没有回信。可以想见,应该是逃奔徐州的郭敖从中作梗。

  单凭石虎自己,也是不敢再直接发动进攻。他看似拥众十几万,但也陷入了兵力不足的困境,一方面要防守陈郡,一方面要震慑谯城附近大军,一旦轻动,这两个地方任何一处若有变故骚乱发生,所害较之颖口之败还要严重得多。

  但就这样困顿于此也非长久之计,大军虽不可用,但还要养,日耗都是惊人数字,虽有掳掠为补,但也难以保持长久。而且从时日推算,即便他自己不上报战情,国中眼下应该也已经知晓。

  主上对他防备之心日浓,今次战事打成这个样子,石虎也不相信主上会无动于衷,肯定要对他有所针对,甚至直接将他的军职除掉转由石堪接掌大军都有可能。石虎虽然不会乖乖听命,但一旦发生此类情况,无疑会对他的威望造成更大的损伤。

  所以,战局必须要有所扭转,已经到了迫在眉睫的地步!

  很快,前线斥候便传来的淮南军最新动向,并非挺进于颖水,而是溯淮而上往西行去。

  石虎得讯后,已是大喜过望,果然到了关键时刻,还是老朋友靠得住。想必桃豹那里给南贼施加了不小的压力,加之那个貉奴沈维周因胜智昏,小觑他已无战力,开始将兵力发动去退西面之敌。

  于是,石虎一面派人去通知桃豹大许重诺,希望桃豹能尽可能多牵制南贼一段时间,一面则通知陈郡的水军做好大举南下的准备。

  颖口一战虽然他是败了,但是也算完成了战术目标,使得颖口不再为淮上之阻。此前因为忌于南人水军强盛,所以不敢大举南去,可是如果南人水军投入于汝南,内防必然空虚。

  颖口失败后,石虎也算是调整心态,不打算再以短击长,与南人争胜于浪头。可是如果南人舟船大量被牵制于汝南,则在淮上的阻截力道则就不免变弱。舟船大可南向突入,将大军运渡过淮!而只要踏上淮南实土,无论野战还是攻坚,都将大有可为!

  而且,随着大军在豫南活动日久,对于淮南形势了解也多,南货大集于淮南之地,这对那些已无战心的杂胡义从们无疑是一个极大诱惑。他们即便不为自己勇战,但若讲到哄抢掳掠财货,那也是不落人后的!只要能够以此为诱惑将他们送过淮南,根本不需要临阵调度,这些人就会争先恐后掳掠为祸!

  不过,石虎也是吃一堑长一智,担心南人此举或会还有祸心包藏,因而亲自动身南向临淮观望,不能决定南人水路军队的确已经前往汝南,他还是不敢轻动。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30书院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网站阅读汉祚高门最新章节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