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云筝只顾着埋头往前跑,听见身后没了动静才稍松一口气。她也不知自己走到了什么地方,借着月光低头一看,身上除了泥点子之外,还满是黑乎乎的东西,抬起衣袖闻了闻,一股子怪怪的味道。

  她有些嫌弃地垂下手,继续往前走,脚下的路依然平整宽广,但是路边已经没了民居,只有草丛和树木,很清静。

  又不知走了多久,前面忽然有了光亮,像许多的火把。

  谢云筝停下脚步看了一阵才看清,举着火把的竟然是一群士兵,心里不免有些慌乱。

  姓秦的只说亲王府大同小异,但是她家王府可没这么大的排场,这连院墙还没看见呢,就有这么多守军守在这儿,看上去比皇宫的守卫都还要森严。

  她盯着那些守卫,犯了难,好在他们在明处,她在暗处,一时间不易被人发现,但是眼前的这道屏障,她恐怕插翅都难飞过去。

  谢云筝不甘心就这样放弃,停留在原地,耷拉下脑袋,叹了口气,倏尔转身,想去找找附近还有没有别的路,结果刚走出两步,前面又多了马蹄的声音。

  她吓了一跳,赶紧跳进路边的草笼里躲了起来。

  路的那头,几个人骑在马上,边说着话边悠悠地往这儿来。

  “君酌大人,王爷出游的事大人只管放心,除了王爷的亲卫之外,我等还会从南营挑些精兵随行,确保万无一失。”

  “主上交代过要轻装简行,不能扰民,所以随行的人数不宜过多,一定要精简再精简,另外主上要带寒姑娘同去,需要几个侍女随行照顾。”

  “是。”

  “君酌大人为了此事忙活到现在,一定累坏了吧,回去之后还请大人早些歇息才是。”

  李君酌笑了笑,“累没什么,隋安前些日子才闹过刺客,此事马虎不得,诸位一定要上心,不然出了纰漏,谁都担待不起。”

  “末将们明白。”

  李君酌点了点头,直到聊完天,他才发现他们的马一路上时常埋下脑袋,似在嗅什么东西。

  微风拂过,风中似也夹带着一股怪怪的味道。

  他勒了缰绳,嗅了两下,皱眉问道:“什么味道?”

  “对啊,王府附近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味道?”

  有人惊异道:“大人你看,地上好像有人的脚印?”

  李君酌低眼一瞧,这才发现原来他们的马嗅的正是地上这些脚印,他又回头看去,发现脚印是从身后的方向一路留到这儿的,正好断在了他们所在的地方,前面没有。

  他想要一探究竟,就地下马找了找,发现脚印转向了一旁的草丛里,他移步靠近草丛,耳边多了“窸窸窣窣”的动静,见那一簇半人高的草在不停地晃动,不是在随风飘,而是在……抖!

  “大人当心!”

  李君酌没有靠得太近,保持着警惕,用手里的剑徐徐拨开草笼,露出了一团黑乎乎的身影。

  “你是何人?”他问。

  谢云筝瑟瑟发着抖,扭过头瞧着他,一副无辜又害怕的样子,可是瞧得久了,她又觉得这个眉眼很是眼熟。

  “我们是不是在哪儿见过?”谢云筝懦懦地问道。

  那些奇怪的味道就是此人身上散发出来的,李君酌没理会她莫名其妙的问题,退后一步,“你先出来。”

  谢云筝知道她已经被人逮住,不顺从可能就得掉脑袋,没办法,只得规规矩矩地站起来,跨出草笼,站到众人面前。

  “什么人如此放肆,竟敢王府附近鬼鬼祟祟!”

  谢云筝直摇脑袋,“我……我不是坏人,我来找人的。”

  李君酌抱着剑,一脸严肃,“找人,找谁?”

  “找……”

  谢云筝一直看着面前的人,不光觉得他的脸熟,声音好像也挺熟的。这儿是祁国,他们是祁国人,她能遇上的故人只有一个,遂不急着说实话,大着胆子问了句:“你是……小李子么?”

  “大胆,敢对大人不敬!”

  李君酌更加莫名其妙。

  谢云筝见他不认人,心里一阵着急,忽然想起来,可能是她一路摸爬滚打,脸上蹭了不少脏东西,已看不出本来的容貌,她忙用手揩了揩脸,急道:“你仔细看看我是谁!”

  她浑身上下就没点干净的地方,越揩脸越是脏,李君酌本就认不得,现在更加看不出是人是鬼来。

  “大人,此女子行踪诡异,依末将看,应将她抓回去问清楚才是。”

  谢云筝急得直跺脚,“我是小云啊,你真的不记得了吗,我救过你的,你还说会报答我,怎么就忘了呢?”

  “小云?”李君酌霎时展颜。

  他认识的人虽多,可这个称呼是独一无二的,他不用再看也知道她是谁,欣然问道,“你是来找我的吗?”

  谢云筝一愣,他身后那些人看上去是侍卫统领一类的,而他不像,他刚才还那么威风地向他们训话,一口一个主上和王爷的,所以他应当是王府里的人,还是个头头。

  她也不知该不该在他面前提起钦哥哥,随口应道:“算……算是吧。”

  “怎么弄成这个样子?”李君酌即道,“跟我走,我带你去弄干净。”

  谢云筝点点头。

  他又问:“会骑马吗?”

  谢云筝仍旧点头。

  李君酌随即命人让了一匹马给她,带着她策马而去。

  谢云筝骑在马上,他们还没走近的时候,那些拦路的守军就已退到两边让路,还齐齐地朝着她前面的人拱手,她只觉像在做梦一样。

  “小李子,你到底是谁啊,当初你们打大周的时候,你不还只是个小兵吗?”

  “说来话长,有机会再告诉你,对了,你真是为了找我来的?”

  “我……”谢云筝仍旧不知该怎么说,只“嗯”了一声。

  “你一个人跑来大祁,你的家人不担心吗?”

  “我跟他们说好了。”

  “你定是个不让他们省心的女儿,当初一个人跑到战场上去找什么哥哥,如今又跑来大祁找人。”李君酌笑言。

  “别说了,我都快憋屈死了!”

  李君酌停下马,回头看见是她满面愁容的样子,忙问:“怎么了,谁欺负你了?”

  “算了,跟你说了也没用,你再怎么飞黄腾达,也飞不到天上去。”

  李君酌忍俊不禁,“那你以后有地方去吗,要是没有的话,留下来怎么样?”

  “我可以留在景王府?”谢云筝吃了一惊。

  “照理说王府不留闲人,不过我可以给你谋一个轻松的差事,能吃好穿好还能受人尊敬。”

  谢云筝点点头,“我愿意,什么差事?”

  “府中有一位性子极好的姑娘,她兴许就要成为王妃了,你到她身边,她会善待你的,等你成了王妃的亲信,府里的人也会对你敬重有加。”

  谢云筝眉头一皱,“我救过你,你就让我去伺候人啊?”

  “小云,你不能这样想,那满朝文武还是伺候陛下的呢,你得看主子是谁,我主子若不是王爷,我岂敢带你回府?”

  “我才不要干伺候人的活……”谢云筝低声忿忿。

  “你若不愿也没关系,有我在,你就是修剪个花草,府里也没人敢为难你。”李君酌又笑言,“或者你若是嫌累,我就在外面另给你盘个住处,我养你,就当是报答你。”

  “再说吧……”谢云筝沉沉地叹道。

  她是很想留下来,留下来才有机会找到钦哥哥,但是她答应了雨霏会在天亮前回去,她若是食言,会不会有麻烦?

  其实想想,她正被罚思过呢,要不是昨夜大雨,没人会来找她,顶多就是有人来送送饭食,雨霏一个人就能应付,她在这儿逗留几日未必不行……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article_title?}》,微信关注“优读文学”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30书院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网站阅读将军快跑,那个王爷坏得很最新章节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