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云岫道:“别那么含情脉脉地看着我,这种眼神我昨晚刚刚见过,最后还不就是图那点事儿?我看透了,呸,大猪蹄子。”

  秦弈:“冤枉……”

  “反正今天没门。”居云岫道:“你现在这个状态不错,腾云正好,别想坏东西。”

  秦弈暗道你和棒棒难得所见略同,谁说道不同来着,在很多事情上都是有共通之处的。

  他便也没再多说,起身道:“那我回去筹备了。”

  “也不用着急,这几天想想还有什么遗漏之事,都准备清楚了再去闭关,腾云是一道生死大关,非常重要,别当琴心等闲视之。”

  “是。”

  “趁着你闭关,我也无所事事,可以替你去师父的墓穴把最后一幅取了。”居云岫又伸出纤手:“你那套画给我,我能感应剩余的一幅,也就不需要去探索师父整个墓穴,直奔目的地拿了就走。”

  秦弈犹豫片刻:“会不会有问题?”

  居云岫摇头道:“有问题也是凑齐整套之后指向的问题,我自家师父的墓穴能有什么问题?”

  秦弈想想也对,大不了凑齐之后不去研究便是了,取画的过程本身不该有什么问题,便取出那套画递了过去。

  居云岫看着画卷怔怔出了会神,叹息道:“想起师父故去,书画凋零,他老人家的遗志我没有好好发扬,心绪有些低落。”

  秦弈拥了她一下,轻轻吻了吻她的侧脸:“有你钦点的宗门护法门房小秦在此,此宗才不会那么容易凋零。将来那些孩子学有所成,便是百花盛放之景,何必自己全担了?”

  居云岫微微一笑:“希望如此。今日无心抚琴了,你且去做筹备吧,切记不要强求。”

  回到过客峰洞府,秦弈看着飘出棒子的流苏。

  这番与师姐的交流竟是全盘合上了流苏事先的想法,把之前蠢动的神魂稳下来,淡下来,却又不会因为男女事而引起其他杂念。

  此时的心绪平稳,而精神又一直处于将破未破那种感觉里,玄妙非常。

  流苏那飘忽小幽灵的模样长出了两条腿,盘膝坐在一边,淡淡道:“琴棋书画于你而言,是触类旁通,也是感受出尘缥缈的一种手段,说白了是工具。在我眼里,居云岫也不过是这个价值,既能压住你思念远方李青君明河的执念,让你心绪安宁,必要的时候能满足填补你那点欲念——当然,这是我的角度,说了你不爱听,你自己不需要这么想。”

  看着那萌萌哒的样子说出这样的话,秦弈抿了抿嘴,也没法和它吵架。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30书院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网站阅读仙子请自重最新章节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